Amicus humani generis  .
別當真

只要你回个信息,我就原谅一切了

后面这一段盖茨比的死我都没有勇气翻下去。就像是以前看《半生缘》《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时候,那些最黑暗最痛心的一段也匆匆翻过不敢仔细看。

很多时候看这些经典的著作忍不住想的确是“浩如烟海”,人类在这之中如此脆弱渺小,我承受不住无法形容的美,承受不住那些澎湃的感情。在这些让我无比敬佩的笔下的文字或画笔之下,我是个懦弱的人,我无力融入他们,更无法在这片世界之上肆意生长。那些奇妙的句子,让我头脑发昏,我睁大着眼睛,可我就像得了阅读障碍,无法得知其中要传达的一点儿奥妙思想。

我想改变这一切,脱去身上灰扑扑的尘衣和假模假样的金帽子。我认为我把自己看的很清楚,所以那些加诸于我身上的光芒是如此虚幻,但偶尔的...

一样的铁板烧,垂落的耳机线,散开的鞋带,黑色和白色的T恤袖口,相撞的肩膀,别过耳后的头发

“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獨處時最輕松,因為我不覺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無需感到不安。”

很久很久以后。
我的天气晴和。

假如你还年轻

今天好难过啊

没有思考的灰色小细胞

今天书法课学悬针
毛笔开叉写出不知道什么玩意
老师走过来说你这写的是散针
还有这种操作???

净土

这几天

在这城里,有很多我爱了很久和突然就爱上的事物。可是谁又能说我本来就是爱这里的呢。

抬头的时候天空好像也不太一样。有时走在这片土地上会突然感觉到时间的断层,就像我的记忆出现了不连续性的情况。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了。我无数次的经过这里,每一次打开门,每一个拐角,每一个红灯下的刹车……早就深深刻在我脑子里变成我最伊始的意识形态。以至于当我远去后再回来踏上这块地的时候,新的记忆总会被这股强大的记忆拉扯扭曲。

我的脚下本来空荡荡,最后我落在了你这。于是你成为了我的恍惚,我的乡愁,我的惆怅。

中秋快乐。

一首谁唱都好听的歌
一首唱两个男生的故事但女生唱起来特别有味道的歌

“叉指导,你觉得他这次是失误还是技术达不到呢?”
“他好像要换一种挑战方式……这次是降低难度还是继续……”
后来透明人手中的石子也没再握的那么紧了。

字/自分
图/猪蹄大大

無物結同心
煙花不堪剪

人总是这样
好像过了会就觉得什么事都没有
所有感情都能消失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博物馆

change

阿格力吧

© Ain-Soph A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