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cus humani generis  .
別當真

追逐梦想就像奴佛卡因

有时候人的一个转折点就是态度改变所决定的,那时候有点小心翼翼又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一开始觉得是在自我欺骗,说服自己这不过向来如此这不是一时冲动又告诉自己人生总要冲动几回。改变很难,我从来猜不到那些说了再见从不回头往前走的人在想什么,他们是心好大,还是在转身的时候眼睛闭着走?大抵人都是自私懦弱的,怎么会轻易改变现状不反复考虑前程结果呢?

大抵人都是自私的。所以左言右语你不敢走。大抵人都是懦弱的,所以你不敢背着身挥挥手。那你就留在那吧,前方不属于你。

以为身上负债累累,其实你要改变态度。身处淤泥,你不得不为自己找一条适合自己的淤泥的路。也许将来这淤泥就塑成你的一副面具了呢。

这天下午,我坐在图书馆里写字。这里的窗帘是淡淡的蓝色、上面印着细细的、白色的羽毛。我从窗帘下方透出的缝隙看向外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光秃秃的地。上面落满了洋紫荆,让我想起了读高中时从校门往外走的第一个拐弯处树下的那个废弃的烧烤架,上面也铺满了洋紫荆的花瓣。好几次我都忍不住靠近,猜测它也许正烤着花瓣,不然我怎么连回忆都是洋紫荆的香味呢。是那时的味道。

觉得自己忘了好多事情。一转眼就什么都忘了。所以今天从图书馆回去的路上猛地回头的时候忘了自己刚钻过了一条杠。可是很久以前那些小事情我还记得那么清楚,那些细节清晰的让我不敢用“我读高中的时候····...

说是我的罪过,其实是我的复仇。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你们需要乔木,我就不生乔木,就是野草,只有野草。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假如你还年轻

没有思考的灰色小细胞

净土

这几天

在这城里,有很多我爱了很久和突然就爱上的事物。可是谁又能说我本来就是爱这里的呢。

抬头的时候天空好像也不太一样。有时走在这片土地上会突然感觉到时间的断层,就像我的记忆出现了不连续性的情况。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了。我无数次的经过这里,每一次打开门,每一个拐角,每一个红灯下的刹车……早就深深刻在我脑子里变成我最伊始的意识形态。以至于当我远去后再回来踏上这块地的时候,新的记忆总会被这股强大的记忆拉扯扭曲。

我的脚下本来空荡荡,最后我落在了你这。于是你成为了我的恍惚,我的乡愁,我的惆怅。

中秋快乐。

一首谁唱都好听的歌
一首唱两个男生的故事但女生唱起来特别有味道的歌

“叉指导,你觉得他这次是失误还是技术达不到呢?”
“他好像要换一种挑战方式……这次是降低难度还是继续……”
后来透明人手中的石子也没再握的那么紧了。

字/自分
图/猪蹄大大

無物結同心
煙花不堪剪

人总是这样
好像过了会就觉得什么事都没有
所有感情都能消失

军训生活照。(*˘︶˘*).。.:*♡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博物馆

It goes.


找不到自己的节奏
一个没有心的瞎子

“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没想象中那么好,也没想象中那么坏。”
“哈,那你到底是觉得好还是坏”
“所谓最坏的打算和最美的幻想嘛。”

睡了

© Ain-Soph A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