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cus humani generis  .
別當真

还是原版好听,缓缓地,静静的,很纯粹。

很晚了。但我有个习惯,扎窝了,只要还凑合,就不想挪了。早就放弃什么姿态,也不再老是把话说得那么绝了。也许是看过的东西多了些。谁知道我是不是觉得自己明白就好。学过的诗那么多,谁又懂”胜事空自知“呢,谁又能”一笑泯恩仇“呢。假使我”独自远行“,遇到的风景,自知;遇到的人,相知。我观望之后离去,那谈笑之后呢?我以为胜事空自知,但其实你已经在我所有的胜事里了。


评论
热度(1)

© Ain-Soph A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