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cus humani generis  .
別當真

灰蒙蒙的水雾从黑暗的远处流进来,忽然间就让人觉得非常寂寞,非常孤独。可是我很怀念这种孤独。我对生活的感受力好像下降了很多。我明白我占有欲的怪癖,我想是我太不熟悉这里,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东西。我的梦和思绪还埋在别地,也许埋在哪座城市的某朵花里。

在这里,我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脚步很快,将脸藏在帽子里;我写东西的时候突然想起初中写过的一篇随笔,抬起头,它却不在这里;我想去那个曾经安抚过我的焦虑的石椅上坐一会儿,走出门连相似的一个都找不到。令人不安,没有归属感。但我也不想回去,我只是慢热,不是多爱哪里。人从不属于哪个地方,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我都爱,都不爱,你们都很好。

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一台机器一样刻板乏味,偶尔努力模仿人类的丰富有趣。假如一直有模有样还好,但忽然的掉链子,就很害怕所有离去,害怕看见破碎,害怕我会放弃。说话很累,不可能只顾自己,至少现在很累。

总是爱你们的,多好,温暖又有趣。

评论(2)
热度(4)

© Ain-Soph Aur | Powered by LOFTER